瓦伦西亚足球队队服有中文
設為首頁 鹽商網導航 鹽商網博客 繁體 簡體
紅色鹽商侯策名 民族資本家到社會主義建設者
時間:2015-02-21 10:53:41  來源:中國經濟網-四川頻道

    一、 從菜農的兒子到大企業家

    侯策名,原名天府(1886—— 1977),自貢市貢井區中溪河上游瓦窖沖人。其祖先由廣東遷來,從第一代遠祖候榮山起,到侯策名已是六代了。家族的字輩按“榮、齊、伊、永、正、天、朝、世”排列。侯家六代人一直在瓦窯沖自耕自食。到他父親侯春山時,因人多地少難以維持一家人生計,就把瓦窯沖這點老業交給他叔父侯春海耕種,自己則向大地主王三畏堂租佃了中溪河邊的一段熟土種小菜賣。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侯策名七八歲就跟著父親學做農活,打草挑水、種菜賣菜,什么都干,從小養成手腳勤快、吃苦耐勞的好品性。

    1897年,侯策名還沒滿十二歲,他父親手生疔瘡,不幸散毒惡化死去。他母親一人無法領著四個半大不小的娃兒在農村勞動生活,就聽從親戚的勸告“窮奔口岸富奔鄉”,賣掉住房農具,又湊了點錢,買下貢井廣東街的住房進城謀生。侯母起早熬夜辛勤勞動,養蠶、績麻,還幫人做鞋、做襪、洗衣服維持家庭最低生活。艱苦的環境,錘煉了少年侯策名奮斗進取的雄心。

    1899年,侯策名13歲,經親戚介紹到黃石坎淮源井當學徒,拜掌柜姚吉甫為師。姚吉甫原本認識侯春山,今見故人已喪,其子前來打工學徒,自是產生幾分憐憫之心,且策名手腳勤快,辦事利索乖巧,更加討人喜歡。那時候師傅帶徒弟,一般都要“留一手”,而姚老師卻什么事都讓他去學去干。凡是銼井、推鹵、煎鹽,以及物料采購、鹽巴銷售、賬務處理等等,都悉心教授,放手任其操持。候策名本性誠篤、知恩求報,也兢兢業業,盡心盡力幫老板。他在淮源井這個中小型井灶一干近十年,不但幫助母親弟妹度過了生活難關,而且學到了鹽業生產經營各個環節的本領,為他以后在東西兩場的鹽務騰飛打下了堅實基礎。

    幫人總是“幫”,而操社會還得靠自己去“闖”!侯策名決定離開淮源井自己去闖蕩了。他先在貢井老街子太原軒茶館里提炊,結識了許多三教九流的人物。他自己也參加“仁字”袍哥,從“老么”( 十排)一直升任到“紅旗管事”( 五排),廣交社會蓄人脈,他以后從事工商業活動時得助于袍哥力量者不少。后來他又擴大活動范圍到自貢周邊做生意趕“流溜場”,榮縣的龍潭場、橋頭鋪、威遠的靜寧寺、向家嶺,它們分別逢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趕場,他幾乎都跑遍了,采購來油糖米面茶供應井灶。這是他接地氣直接了解和掌握物資行情的歷練。

    1916年,侯策名31歲,在岳父黃興順幫助下,約會湊足300吊錢(約合銀元300元)做資本,同貢井人綢緞業行家朱云煊到自流井做棉紗匹頭生意,開店號叫“利豐厚”,從重慶進貨到自貢銷售。幾年間生意做得不錯,結識了重慶商界、金融界和自貢大批井灶資本家。1922年,侯策名湊集500銀元,同王吉星、陳仿陶開設“益記錢莊”候任經理。后改為“謙信鹽號”并在重慶設有辦事處。開張大吉,第一年就賺了個對本,另外還有獎金紅酬,皆大歡喜。不料第二年川渝軍閥混戰,風險時生。更加之“謙信鹽號”長住重慶的肖翼之挪用號款做私生意失敗 匿身潛逃,虧空11000余元,其中還有向重慶幾家錢莊貸款的7000元。侯策名考慮到以后還要繼續做生意打交道,必須顧全信譽,于是親自趕赴重慶,帖請債權人到場商議還貸計劃,并在一年之內,分三期還清。此舉贏得重慶、自貢金融和商界極大好感,侯策名誠信“落教”可信賴的聲譽由此傳開。

    1927年,因連年大旱,貢井大鹽商胡鐵華佃營的同新筧經營不善,滯銷虧損,債臺高筑,欲將其統有的輸鹵視管兩條和天然氣灶99口,全部租出。農民出生的侯策名見當年風調雨順莊稼長勢甚好,料定秋收后會市場逆轉鹽價上漲銷路暢通。他瞅準這個機會與陳仿陶、劉體泉共商,借款2萬元,捷足先登予以租佃。租佃后三人各占一股,由侯策名總理其事。候還與陳、劉三人聚資3萬元,建成“達記錢莊”統辦井、灶、枧經營,亦由侯任經理。為籌集資金,侯用租來企業的名義賣出4個月的15載鹽(每載合60噸),預收鹽款1.5萬元,如期交付胡家第二期穩租銀,增強了資金周轉。侯又借機迫使胡家同意以租為佃,佃價除用穩租抵扣外,其余由侯等分期交付。從此,富榮鹽場老四大家族之一的胡家企業演變為侯、陳、劉三家,主要是侯家所有。侯將其所獲利潤,再佃入便宜井灶,先后計有92口之多。這便是侯策名以小資本做成大生意的精明過人之處。

    1936年,侯為使企業不受租佃年限影響,與熊佐周、羅筱元、羅華核等新興鹽場同業,聯合集資2.5萬元,自行開銼葆貞、蔚蒸、蘊蒸、載福等瓦斯井,共煎火圈620口,月產火花鹽1950噸。侯個人擁有火灶100余口。為免遭鹽巖井商制約之苦,侯策名又復銼大咸井成功,產豐咸重,資本更加壯大。侯在井、枧、灶獲得成功后,又積極發展運鹽業務,極力反對軍閥王瓚緒推行的“專商制度”。鹽務當局取消專商制后,侯又以“興利”牌名作為運鹽商號,與熊、羅一起組織“錢福湘”鹽號,并擔任經理,將井場食鹽運至宜昌、沙市、湘西等地銷售,與淮鹽競銷。又與余述懷、劉瀛州在渝開辦建設銀行,加強多方聯絡。抗日戰爭爆發后,沿海鹽區淪陷,急需川鹽供應。侯趁機大肆發展,除原有火灶,加上新佃同興井,共擁有火灶200口以上,每月產量達10載。使之在鹽場上的井、枧、灶、號皆齊備,企業財產己超過100萬元(以銀元計),成為自貢鹽場舉足輕重的人物,是自貢鹽商新四大家“侯、熊(佐周)、羅(筱元)、羅(華垓)”的領軍人。

    侯策名能從瓦窯沖一個菜農之子,一躍而成為自貢首屈一指的大企業家,這與他的企業經營管理知識和組織才能分不開的。在他接手胡家企業后,即著手合并火力,使每灶的火力,由原成鹽率50%以下,增加到60%,提高了鹽的質量和產量,減少了人工;又將同新、源新兩枧合并為一條筧,調整枧窩,使運鹵量未減少,卻節省人工30%;他善于深入基層,每日去井、枧、灶、號視察,既到柜房,又到生產現場檢查生產,直接解決生產中出現的問題。在生產革新上,改進天然氣灶的灶身,將燒煤的鹽鍋,由盤子鍋改為邊鍋,從而提高了鹽的產量;他在企業生產經營中,審時度勢,掌握行情,穩步前進,求得發展;他坦率、正直、敢于承擔責任,企業所獲利潤,分配公開,善待他人,善待自己,使人感到篤實可信。抗日戰爭時期,竟同時當上12個企業的經理。1926年起,先后擔任過井、枧、灶、號、銀莊、銀行經理達18個崗位之多。

    侯策名不僅在經營企業中獲得成功,而且積極參與行業社團和社會活動,有所追求,歷任要職。1926年初,在中共自流井特支工運委員會和國民黨(左派)自貢市黨部籌備處的支持下,他與工商界進步人士一起成立了“自貢新商民協會”,與當時很有地方勢力的李敬才、王和甫、胡鐵華把持的舊商會相對壘。當年“雙十節”,他參與組織了全市商人及家屬近3000人的反帝愛國游行。1927年他擔任新商民協會會長后,再次組織了上千人參加的“反對舊商會,擁護新商會”的示威游行。他還組織創辦了《策進》周刊,開展進步宣傳,舊商會因此無形瓦解。侯策名總負責新商會工作擔任會長后,任用能言善辯的熊佐周做商會公斷處仲裁主任,又推薦他的胞弟候性涵任商會會計主任,成為他在商會的左右二臂。侯策名一直在商會會長職位上主事多年。30年代初期,自貢共產黨員余明(解放后為浙江省文聯主席)在成都被捕,侯策名動用他的社會關系設法營救出獄。國民黨第二次反共高潮時侯又極力設法保釋已被特務抓捕押到成都了的“自貢抗日歌詠話劇團”副團長共產黨員楊炯昌出獄。1938年,他還宴請了時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的老鄉羅世文,親切交談,商討時政,深受教益。在文藝界人士白楊、金山等來自貢宣傳抗日救亡時,他熱情支持,設宴慰問全體演職人員。侯策名奉行的是:人在江湖,廣交朋友。上至國共兩黨,下至文化名流、袍哥社會,但凡遇到什么問題,他都有哥們兄弟“展扎”。同時,他還支持子女外出讀書留學投身革命。他的15個兒女多數都成為國家的高級干部、愛國將領、科學家、首席教授等等棟梁之材,其中8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候策民在涵院


候策民先生與長子(右)次子(左)六子(后右)及侄子

    二、 愛國愛黨,捐款買飛機帶頭買國債

    抗日戰爭時期,自貢鹽商捐款買飛機的事傳為佳話。自貢鹽商繳納的鹽稅除供國民黨政府開支外,還保證了48個師的軍隊開支;生產的食鹽保證了大半個中國的食鹽供應,其豐功偉績鮮為人知。自貢的侯策名、余述懷、王德謙、就是這樣的領軍人物。抗日戰爭爆發后,由于海鹽運輸不通,國民政府號召發展川鹽支援抗戰。身為商會會長的侯策名帶頭響應,他不遺余力大規模擴大鹽業生產,在瓦斯火(天然氣)不足的情況下,首開煤炭井,燒煤制鹽。還首創鹽業生產、運輸、銷售、融資“一條龍”經營的先進方式。侯氏企業生產的鹽遠銷云南、貴州、湖南、湖北、甘肅、山西、陜西等地,“當時大半個中國吃的都是自貢鹽”。以侯策名為代表的自貢鹽商上演了一場現代版“川鹽濟楚”義舉,以實際行動支持了抗日戰爭。

    1944年愛國將領馮玉祥來自貢發動節約獻金運動,侯策名滿腔熱情慷慨解囊,捐獻了600萬元法幣;在美軍把戰火燒到鴨綠江時,他捐獻巨款購買飛機大炮支援抗美援朝,在自貢地區的工商業者中首屈一指,無人比肩;在國民經濟恢復和發展期間,他帶頭將全部股息的80%購買了國家建設公債。凡此種種,都體現了他一個菜農兒子紅色鹽商的純真本色。

    三、 熱心辦學,培養莘莘學子

    侯策名小時家貧只上過三年私塾,但他深知科學文化對事業發展、對國家民族的重要性。他除了盡量讓兄弟子女多讀書外,還捐資捐款不遺余力地興辦教育。1924年,由自貢地區一批愛國鹽商在井神廟聚資籌辦了一所自貢私立初級中學校,聘雷民心作首任校長。因地勢窄小,于1928年遷到東興寺后改名為自貢私立蜀光中學校。1932年侯策名被選為校董會董事并主管財務后,就協同校長向各方面聘請優秀教師來自貢任教。1937年抗戰爆發,趁許多教育界人士遷來后方的機會,川康鹽務管理局長繆秋杰示意侯策名用商會名義申請將“川鹽濟楚” 補貼款余額劃歸鹽商擴建蜀光中學。侯又親隨繆赴重慶敦請著名教育家、南開大學校長張百苓來自貢蜀光中學兼董事長,委以辦學重任。張接受委托后,派喻傳鑒先生主持其事,繼由韓叔信任校長。候策名則以校董兼會計的身份并依托自己的裕商銀行忠實地擔負起學校的后勤財務保障工作。學校的所有收入都存入裕商銀行,學生的學雜費伙食費都在裕商銀行交納,學校的全部開銷(包括教職工工資)都由裕商銀行支付。他在伍家壩王姓的土地上為學校購得二百余畝風水寶地,親赴重慶請來當時全川最好的施工隊,垵規劃平地開荒,大規模地興建教室、宿舍、禮堂、圖書館及包活有游泳池在內的體育館、運動場等等,雖兩次被日本飛機炸毀,仍鍥而不舍。他還特別延攬了一批中共地下黨員和進步人士充實教職工隊伍。經歷屆校長、老師和同學們的共同努力,終于把蜀光建設成了解放前大西南最好的完全中學校。直至今日,無論就教學質量丶教育成效丶學校設備、校園風貌以及人才輩出等方面,都無愧于全國示范名校的稱號!“釜溪之津、巍巍我蜀光精神”就從這里滋長發揚光大開去.。

    1942年,剛組建不久的自貢市政府與自貢鹽業人士商議,建一所培養化工專業人才的高等學校。這是全面抗的第五個年頭,一方面國力衰竭,另一方面自貢“增產趕運”全面開展。富有遠見的自貢鹽商及政府即著手自貢鹽業的長遠發展――培養鹽化工業人才。1943年6月,建校籌備委員會經國民政府教育部批準成立。鹽商侯策名、余述懷、顏心畬、李云湘、王績良、曾子郁、王德謙、劉贏洲等都是籌委會成員。1944年8月,籌委會決定由地方募捐學校建筑經費5000萬元,其中東場(自流井)認捐3000萬元,西場(貢井)認捐2000萬元。學校基本建設經費主要由鹽商捐資和國民政府教育部擔保貸款解決。自貢鹽業界成立了“國立自貢工業專科學校地方捐助資產基金經管委員會”,并由國民政府教育部核準。自貢鹽商顏心畬為委員會主任,委員中有鹽商侯策名、羅華垓、李云湘、劉贏洲、王德謙、熊佐周等。在鹽商捐資和監管下,1944年10月,自貢工專分別在重慶和自貢招生,迎來了第一批學生,一對山作為臨時校址,開創了自貢高等職業教育的先河。解放后,此校合并到川南瀘州化工專科學校。

    1945年,侯策名擔任自貢市參議會參議員,在蜀光中學設“策名獎學金”,由他個人出資,幫助貧困優生解決入學難、升學難的問題。又在榮縣私立存仁中學(即現在的雙古中學)捐資100萬助學。此外,早在1929年侯策名就在自貢后山坡創建了私立昌平小學,這就是從新中國成立到文革結束時,都是自貢市唯一的重點小學——解放路小學。1980年為適應城區教育發展改辦成現在的解放路初級中學,是市級示范性普通初中、四川省校風示范性學校。1962年,國家困難時期,侯策名響應黨大力發展社會力量辦學的號召,拿出自己的全部定息,聯合有關方面,在自流井、貢井、大安辦了三所“策名中學”,以后分別定名為“自流井民辦前進中學”、“ 大安民辦前進中學”和“貢井民辦前進中學”, 移交公辦后更名為自貢28中、29中、30中,為教育事業作出了竭盡全力的貢獻。


侯策民先生夫人及幺女在涵院


侯策民先生的兒子們(前排左起:9子、11子、8子,后排左起:10子、6子、5子、7子)


在涵院的侯策民先生的子孫們

    四、教子有方,為國輸送棟梁才

    從20年代中期起,侯策名就成了自貢東西兩場的風云人物。但他仍然保持著農家子弟淳樸善良的本色,對當時“鹽巴公爺”中盛行的吃喝嫖賭抽概不粘染,堅持不講吃穿,生活簡樸的原則。他家教謹嚴,對培養子女讀書求學進步發展特別舍得投入。他前后兩位妻子生育的十五個子女中有十四個大學畢業,大多成為國家棟梁之才。其中八人從蜀光中學走出,乃至《蜀光人物》“編者注”贊嘆:“侯氏的榮光,蜀光的驕傲!”

    長子侯竟寰(1906——1993),黃埔軍校六期畢業,后赴日本學航空,回國后任至國軍空軍上校飛行員和陸軍少將教官,在抗日戰爭中血戰長空,1949年隨劉文輝起義。

    二女侯仲康(1914——2009),1939年畢業于國立貴陽醫學院,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中華醫學會囚四川省分會委員丶浬事,菫重慶分會委員,重慶婦產科學會副主任。她先后創建了自貢市立醫院(現自貢市第四人民醫院,1946年侯策名出資擴建并招她回來任院長)和重慶第一工人醫院婦產科, 是國內著名臨床醫療婦產科專家. 歷任自貢市婦女聯合籌備委員會委員丶川南區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丶重慶市婦女聯合會執委丶重慶市政協委員丶人大代表,1959年全國三八紅旗手.,

    五子侯朝聘(1918——1985),又名侯以時,參加地下黨后改名王一凡。1935年在上海讀高中時投身“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1936年由胡喬木介紹參加上海抗日救國青年團,隨后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年2月,在父親侯策名的資助下奔赴延安,轉戰華東地區,歷任蘇晥江句中心縣委代書記丶江寧縣長丶浙江臨安縣委書記丶天東地委俎織部長丶華東野戰軍8縱68團政委。解放后歷任青島市人民政府監察委員會副主任、中央監察部副司長、南京市紀委第一副書記等職。

    六子侯朝疆(1923——1988),后改名侯陸。蜀光中學1942級生,1946年畢業于中央大學水利系。曾任天津海河工程局、清華大學水工試驗室助理工程師、助理研究員。他追求進步,向往光明,在父親侯策名的支持和資助下,發起組織進步學生團體和讀書會等。1948年他沖破蔣管區封鎖到晉察冀解放區參加革命工作。曾在冀東十四分區、晉察冀邊區城工部、冀中工務局等處工作。建國后,歷任河北省水利廳副科長、副處長,省根治海河指揮部副主任、黨組成員,省水利廳副廳長、總工程師,黨組成員,河北省政協委員。1956年當選為中共“八大”代表,是國內著名的水利專家。1988年3月6日突發腦溢血病逝于工作崗位上。

    八子侯朝炯,1933年生于自貢。1945年至1951年,先后在自貢蜀光中學和重慶清華中學讀書,1955年畢業于北京礦業學院采礦工珵系后留校工作。歷任中國礦業大學首席教授、博士生導師、采礦系副主任,礦壓所所長丶煤炭工業部錨桿支護及軟巖工程兩個專家組成員,“采礦工程”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國際巖石力學學會會員、中國巖石力學會與工程學會軟巖專業員會副主任,1991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貼,是全國最著名的巖石力學專家。

    九子侯朝衍,1935年生,1952年自貢蜀光高中畢業考入北京航空學院,品學兼優被評為北京市“三好學生”。畢業后被錢學森挑選進中國第一個火箭導彈技術研究機構——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工作。擔任過主任設計師,聯合攻關組組長,1964年擔任研究室主任。一干就是一輩子。他作為中國航天的第一批技術骨干,參與并見證了我國幾乎所有導彈、火箭系列的首次研制與發射,曾擔任我國首次通信衛星發射的“搶險隊隊長”。他把畢生的精力和智慧都貢獻給了華夏神州的飛天夢。1987年他被評為研究員,是航天系統第一批獲此殊榮的科研人員;1993年,又首批獲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是著名的中國航天科研專家。 

    第十子侯朝煥,1936年生于自貢,1954年蜀光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1958年經周恩來同意被遴選入中國科學院新組建的“水聲研究所” 而提前畢業,從此開始了他的國防科研生涯。侯朝煥是我國著名的信息、信號處理和聲學專家,中科院院士,國家自然保護基金委員會信息科學部主任,中科院聲學所研究員、副所長、博士生導師,國際聲學委員會理事丶中國聲學學會理事長、信號處理學會副理事丶國際電工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會士和高級會員丶中科院微電子戰略指導委員會主任丶中科院咨詢評議委員會副主仼任丶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是衛國安民揚我軍威彰顯實力的杰出科學家。

    第十一子侯朝禎,1938年生于自貢,蜀光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工業學院自動控制系,1962年畢業。一直從事控制理論與控制工程學科的教學科研工作,至今已整整40年。是北京理工大學“控制科學與工程”首席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全國高校自動控制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自動化學教育委員會委員等職,是享受國務院頒發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

    另外還有:三女侯叔康,主任醫師丶中國超聲醫學工程學會理事丶瀘州醫學院特聘教授, 曾任自貢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丶農工民主黨自貢市副主委丶自貢市政協副主席丶四川省政協常委;五女婿倪文淵,中國首批高級教師.曾任自貢市監察局副局長,僑聯主席,民革自貢市主委丶四川省常委丶中央委員, 自貢市政協副主席, 九屆四川省人大代表, 十屆全國人大代表, 退休后化作春泥更護花, 受聘為自貢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常務副主任,2006年獲全國”各民主派工商聯無黨派人士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作貢獻先進個人” 稱號,;侯策名的孫輩、曾孫輩人數眾多,遍布海內外,其中出類拔萃者比比皆是。如他的孫子、侯竟寰的小兒子侯一平,就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教授丶博士生導師,我國“211” 工程中唯一旳法醫重點學科帶頭人,現任四川大學基礎醫學與法醫院院長,,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四川省副主委丶成都市主委、成都市政協副主席,全國人大代表;他們都繼承了侯策名與中囯共產黨肝膽相照丶風雨同舟的傳統家風。.

    五、 解放之后,古稀老人新貢獻

    解放前夕,整個自貢鹽場和全國國統區一樣,兵荒馬亂,物價騰飛,錢如廢紙,民不聊生。縱有通身本事的鹽場大企業家侯策名,面對原鹽滯銷,資不抵債的困境,也只能仰天長嘆不止。1949年12月5日,自貢和平解放。一天,自貢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副主任兼川康鹽務管理局軍事總代表楊壽山召集鹽場各廠商開會,宣布黨對私營工商業的政策。楊壽山在會上說:“我們對民族工商業者的企業不沒收,還要利用民族工商業者經營有利于國計民生的工商業。對你們所欠的公款我們可以緩收,希望大家趕快把鹽場生產恢復起來。”候策名開完會回到家中,仍然徘徊惶惑,觀望不前。他早已心灰意冷,打算將企業全部脫手,逍遙度日。他把自己在自貢鹽場的全部井、灶、筧、號企業開列清冊,附以所欠公、私債款清單,送請人民政府接收。這個清冊清單,品迭相計,資不抵債,實如倒賬。也就是說,此時,侯策名在自貢的產業實際已經破產。

    軍管會分析了候的歷史和現狀,認為侯策名還可以為人民做些事情。他在自貢鹽業上的經營管理,還可以發揮作用。軍代表楊壽山對一些有影響、但存在遲疑猶豫的場商,進行了個別談話。楊對侯策名談話時說:在今天人民當家作主的新社會里,民族工商業者還大有前途,你們所經營的食鹽生產,是人們所需要的日常生活品,山區的人民急需食鹽,因此恢復鹽業生產刻不容緩。我們除實行前欠公款緩期外,立即恢復食鹽公收,對由拖欠工資所引起的勞資糾紛,由人民政府勞動局出面協商,分期付款。這使侯策名有所感動,逐漸放下心來。這時正好他早年投奔革命的兒子王一凡回家探親,又給他作了許多思想工作,終于使侯策名醐醍灌頂茅塞頓開。于是侯策名重振精神,率先恢復生產。當時自貢所有的鹽場全部癱瘓停產,流動資金極其困難。為了籌措資金,他毅然把解放前夕才新建的“涵苑”住宅以3億元(舊幣)賣掉,用以恢復生產。候策名的行動帶動了一些舉棋不定、觀望未動的場商紛紛著手組織人員恢復生產。此時,川康鹽務局又貸出資金以大量的鋼繩、白鐵皮、煤炭、清油、大米以扶持生產并重新核定鹽鹵價格給予固定利潤,使場商普遍感到有利可圖。1951年各岸銷路暢通,鹽不濟銷。候策名在那年7月,又恢復了解放前已停業的“復華炭花社”,改名“和大制鹽廠”(即后來的大安鹽廠)。在黨組織的宣傳教育下,工人們發揮了主人翁的積極性,人民政府在各方面大力扶持,侯策名的所有企業,全部恢復了正常生產。而且,鹽產量大為增加,超過解放前,成本大降,利潤大增。于是陸續還清公款,付清所欠工人工資,還有大量余款存入銀行。

    為了支持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侯策名捐獻了巨額款項,而且帶頭購買國家建設公債。1952年“三反”、“五反”運動結束后,工作組和工人交還了侯策名的“三權”,即按當時政策規定資本家的用人權、財權、經營權,并協助他搞好生產。侯越發信心十足,干勁倍增。這年,他被選為大安區產業行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同時參加了中國民主建國會,侯策名自己都沒有想到,在共產黨領導下,他不僅能為新中國出力,而且產業得到飛速發展。他在1952年11月《簡歷》中說到“資本金額及雇用職工人數”時寫道:“我同候性涵經營井灶鹽業生產業務(計有天咸井、沾泩井、紅燊井集體灶、同益公灶、萬福灶、和大制鹽廠、同濟復興灶、達燊灶)八個單位,約值人民幣30 億元。我占全部資金十分之四,候性涵占十分之二,其他股東占十分之四。全部職工人數343人。”這八個單位在該年九月份的營業額,據侯自己估計“約150億元”(以上均系舊版人民幣)。

    在黨的培養教育下,侯策名創造條件積極爭取首批參加公私合營。1951年5月建立公私合營自貢市運水(鹵水)公司時,他所經營的企業率先進入。此后,他多次動員說服工商界人士把“四馬分肥”的紅利用于發展再生產。他與羅筱元等人一道,于1954年6月1日申請將自流井、大安、貢井等地的29個生產企業納入公私合營,為自貢市私營工商業走社會主義道路作出了表率。同時他又積極說服其他中小企業參加公私合營。到1956年全行業實行公私合營時,侯策名的私股資金已達46萬余元(新版人民幣),年百分之五定息是兩萬多元,為全市之冠(名列第二的羅筱元股金也只有15萬元)。帶頭走社會主義道路使侯策名享有很高的威望,公私合營后,侯策名擔任“建華公司”副經理,鹽務局副局長。年過古稀的侯策名深有感觸地對人說“只有跟著共產黨走,才是光明之路啊!”

    侯策名是在黨的統一戰線教育幫助下,從民族資本家成長為社會主義建設者的,數十年與黨肝膽相照,風雨同舟,黨和人民給予他極大的關懷和信任。1958年起,侯策名歷任第一、二、三、四屆自貢市政協副主席,第三、四、五、六屆自貢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第一、二、三屆四川省人大代表,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此外,他還歷任民建中央委員、全國工商聯執委、四川省工商聯副主席等職。在全國人大、政協開會期間,先后八次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還隨同周恩總理出國訪問。在他擔任副市長分管財貿系統10年(1958年-1967年)期間,他堅持原則,認真貫徹黨和政府的各項方針政策和措施,從政廉潔,秉公辦事,體察民情,促進發展,受到人民群眾的愛戴和敬重。

    十年浩劫中,侯策名不可避免的被抄家、被斗爭、被解除了一切職務。但始終沒有動搖他對新中國的熱愛和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念。他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我從內心感激毛主席、共產黨,把我們民族工商業者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桎梏中解放出來,走上了社會主義道路,成為了新中國的建設者,我感到無比欣慰。”他還經常以“在生之日,就是我改造之時”的要求來鞭策自己,利用各種機會啟發工商界同仁,堅決跟共產黨走,努力為人民服務。

    1976年,侯策名已九十高齡,當他聽到粉碎“四人幫”的信息時,感到無比高興,精神振奮地去市政協參加活動。一天路過燈桿壩,望見他出資創建的“自流井前進民中”(現為自貢市28中)經浩劫創傷破爛不堪,他心中泛起重振旗鼓之念,對身邊的親人說:“要好生收拾一下學校,像這個樣子怎么能讀書啊!”老人雖壯心不已,但卻抵擋不了自然法則,于1976年冬中風住院,終因醫治無效,于1977年元月與世長辭,終年91歲。走完了一個由菜農的兒子到紅色鹽商的輝煌歷程。

     人海滄桑,世事茫茫,自貢人民沒有忘記這位為千年鹽都作出過特殊貢獻的鹽場巨子。1999年世紀之交,全市評選“20世紀自貢十大杰出人物”,侯策名當選;在2009年自貢建市70周年的盛典活動中,侯策名有幸又榮登“自貢建市70周年十大杰出人物”光榮榜。這是他逝世多年以后,歷史對他一次又一次公允正確的評價。行文至此,意猶未盡,筆者禁不住賦詩一首贊之:

窮鄉僻壤瓦窯沖,細考寒生是菜農。

學藝鹽場嘗百苦,求真商界結千雄。

經營有道講誠信,報國無聲化霽虹。

最喜髦年公一笑,兒孫盡保好家風。

 

    侯策名年表(簡)

    1886年  出生在四川自貢貢井區瓦窯沖。

    1897年  11歲,父親侯春山病逝。

    1899年  13歲,到淮源井當學徒。

    1999年  23歲,到貢井老街子太原軒茶坊提炊待客,后去周邊趕“溜溜場”。

    1916年  32歲,到自流井開“利豐厚”做棉麻紗疋頭生意。

    1922年  38歲,開“益記錢莊”任經理。

    1927年  41歲,租佃胡鐵華同新筧統轄的筧管和井灶。

    1929年  43歲,獨資籌建自貢私立昌平小學。

    1932年  46歲,任蜀光中學校董會董事,主管財務后勤。

    1936年  50歲,與熊佐周、羅筱元、羅華垓組建“錢福湘”鹽號,成自貢新四大鹽商之首。

    1937年  51歲,赴重慶聘請張百苓到自貢任蜀光中學董事長。

    1943年  57歲,與顏曉凡等人籌建“國立自貢化專”。

    1944年  58歲,抗日獻金600萬元法幣。

    1945年  59歲,獨資創建蜀光中學“策名獎學金”。

    1951年  65歲,帶頭首批參加自貢公司合營。

    1956年  70歲,擔任自貢“建華公司”副經理、自貢市鹽務局副局長。

    1958年  72歲,擔任自貢市政協副主席、自貢市政府副市長,之后,任四川省人大代表、省工商聯副主席,民建中央委員、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等職。

    1977年元月  與世長辭,享年91歲。

    資料來源:

    1.      自貢市志、貢井區志;

    2.     《自貢文史資料選輯》第19輯《自貢鹽業資本家侯策名》;

    3.     《自貢文史資料選輯》第15輯《從菜農的兒子到企業家》;

    4.     《自貢文史資料選輯》第11輯《解放前夕自貢鹽商動態》;

    5.      倪文淵:《侯策名從大鹽商成長為社會主義建設者》載《鹽商文化》2010年第 1 期;

    6.      倪文淵:《鹽商侯策名的紅色后裔》載《鹽商文化》2011年第  2期。

[打印] - [TOP] - [關閉]
看了本文的網友還看了:
最新信息
鹽商特寫
鹽商精英
關于鹽都商人網 - 自貢市工商聯(總商會)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 網站地圖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瓦伦西亚足球队队服有中文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表 北京塞车计划网全天更新 二人麻将在线棋牌 三公扑克牌软件 重庆时时在线预测软件 买时时彩 时时彩杀码公式出1杀7 好运来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北京pk赛车专家杀一码 男色娱乐的博客 葡萄pk10软件下载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高盛 蜂巢团队 时时彩